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川上雕塑艺术博物馆

来源:川上雕塑博物馆作者:陈忠琪发布时间:2017-08-26 15:47

或许在人类漫漫历史长河的某个时刻,当我们的先祖在制造石器的碰撞中,一种偶然出现的奇特造型如灵光闪现,刺激了他的某根神经,一种神秘莫名的悸动和愉悦立刻充溢全身——这或许就是美感——艺术感知的萌芽和诞生吧。这种从实用到审美的升华,是一个伟大的里程碑,使人类除却简单地获取食物和生存之外,具有了一种更高层次的认知方式和生存追求:对自然界审美的思维和人性化的改造。正是这种认识和改造自然的能力,使人类在与其它生物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终究成为这个星球的真正主宰。 因为和人类劳作的天然联系,雕塑是诞生最早的艺术形式之一。谈起雕塑,人们总是言必称古希腊、古罗马。但在公元一九七四年三月,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村民杨志发在打井时却一铁锹打出一个惊天秘密:世界考古史最伟大的发现之一、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秦皇陵兵马俑军阵突兀展现在世人面前!当人们都惊诧于它们的威武雄浑、恢弘壮丽时,或许我们还缺乏一个追问:这批水平极高的艺术品因何生发、从何而来?又去向何处、流布何方?这是否证实在古希腊、古罗马雕塑之外,还存在着一个可以与之比肩、代表东方精神的雕塑流派和体系? 从马家窑,仰韶文化遗址发现的大量彩陶,从红山文化出土的大批石龙和牛河梁神像里,我们可以大体厘清它们的来路。汉魏晋唐出土的大批陶俑,无疑有着秦兵马俑题材所不具备的广泛和精彩。自佛教传入中国,大批规模宏大的石窟和石刻艺术更延续了这种辉煌。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和西方艺术在发展的初始阶段和到达顶峰的一个相当长的时间段里,是没有多大差别的。 自宋以后,雕塑逐渐式微。那些曾经或深沉、静穆、内敛,或张扬、雄浑、大气的古代雕塑离我们渐行渐远。 或许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历代统治者对文化和传统是有所取舍的。当那些被视为纤巧、优雅甚或提笼架鸟、斗鸡走狗式的生活方式被社会视为唯一被认同和可以接受的雅趣时,当宋代的女人们忍受痛苦折磨将脚裹为三寸金莲,以弱柳迎风之态去满足文人和权贵们变态的欣赏趣味时,隋唐女俑那种自信、大气、阳光、健康的女性形象,当然会被人们所遗忘。有人认为唐宋之交,中国人性格大变。或许变的不是性格,而是对人性尊崇和人格独立的认知吧。 厚重的历史包袱和文化偏见会遮挡我们的视线,平视,仰视,侧视角度的不同会发生偏差,使我们很难窥视事物的本来面目。各种灌输,说教或忽悠会使我们迷失自我。我们需要的是基本的常识和理性的思考。 遗憾的是,主流学术界和体制内机构的目光基本只关注于大型石窟和国家考古队发掘的大型窖藏。如五十年代河北曲阳修德寺和八十年代山东青州龙兴寺。它们虽然都具备“来路清楚,传承有序”的好出身,但因当年石窟制作条件的限制,且又都以大型或雄伟为主要追求,所以其艺术表现力无疑是会受影响的。而在后来由皇帝亲自发起和主导的灭佛运动中,遑论百姓,即使主持其事的官吏或兵卒在宗教精神的感召下,亦不忍心或不敢将那些充满人文精神,极具感染力的宗教艺术品损毁而葬入大型窖藏。因而表面被毁弃掩埋的未必是真正的雕塑精品,而大批极为精彩,可能真正代表了当时最高水平的雕塑作品分散流失而隐匿民间就是极为可能的了。由于体制和观念的原因,这些流散作品长期无人关注,不被认可,有的甚至已永久毁损,就成为这些文物精华的一种历史宿命。 一个民族是需要一点精神的。五千年是一个漫长的岁月,传统也因融合、交流、压抑,竞争而充满不确定性。我们必须有所判断,有所取舍。或许,一种更开放的,包容的,自由的学术氛围更有利于文化的进步和发展。这也是本馆收集并展出这批雕塑艺术品的宗旨和初衷。 这些藏品当然不足以代表中国古代雕塑艺术的高度和广度,它们或许只是冰山一角,但仅此也足以让我们震惊和心生敬意。这些毫无疑问代表了一种民族精神的绝世珍品,在重现天日之前,它们不是被厚厚的黄土掩埋,更是被我们自己的徧见而遮蔽眼目。 这些出自古代名不见经传的工匠之手的雕塑杰作,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鬼斧神工的技艺,匪夷所思的艺术性,都使我们震撼、沉思、顿悟和振奋。我们需要重新审视和定位中国古代雕塑特别是石雕艺术,无论它的审美思想、造型特征、表现形式和艺术境界,都已形成一个独立而完整的流派和体系,并达到极高水平。可以并且应该和古希腊、古罗马雕塑并驾齐驱,三足鼎立,美美与共。以独特的东方神韵在世界艺术的辉煌殿堂里占据重要席位。 当这些散落各地寂寥千年的石雕“精灵”终于能够集中展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审视我们的美术史,从刀法到笔法到墨法、从灵感到审美到创作,艺术长河是怎样浩浩荡荡蜿蜒曲折奔流千里,而汇入世界美术史的汪洋大海。在中西方文化广泛而全面交流的时代背景下,我们应该有怎样的艺术视觉和文化自信? 两千多年前,中国一个被尊为圣人的伟大思想家,站在滚滚奔流的大江边,发出了一声深隧、幽长,充满哲学意味却又有些许无奈的感慨: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这个圣人叫孔丘,他发出感慨的地方就是“川上”。 成都川上雕塑艺术博物馆设在四川省艺术院。地处成都市龙泉驿区驿马河畔,占地面积23亩,是一座四川民居风格的文化标志性建筑。以展出中国古代精品石刻为主,不定期举办各类近现代雕塑和其他门类艺术展,将成为国内重要的集展示、研究、交流、教学为一体的艺术平台。 我们致力于发现和发掘中国传统艺术精华。如果您站在这些历经千年岁月,埋没至今的瑰宝前,在欣赏、品鉴之余,还能有一份感动,一份自豪,一份追问,一份使命,这便是我们创办川上雕塑艺术博物馆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7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都南路576号 
联系电话:028-84846641